首页 - 海南美食 - 韩国属于东方 还是更像西方国家?藏族和朝鲜族文化中的“主权之痛”

韩国属于东方 还是更像西方国家?藏族和朝鲜族文化中的“主权之痛”

发布时间:2022-03-16  分类:海南美食  作者:admin  浏览:10105

在我们眼里,虽然一个城市的环境是整体的,属于一个城市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它更像一个折叠的千层面,那里有富有的老板,朝九晚五的群居动物,还有在垃圾箱和街道旁忙碌的清洁工人.城市如此,农村更是如此。韩国面积虽小,但在韩国表面平静的外表下,却隐藏着复杂的经济、政治、文化事件。虽然看起来很简单,一句话就能揭示,但这些故事背后,都有暗流涌动。例如,每当我们思考为什么韩国政治家,像总统这样的人会选择自杀?你会发现这里面有更深层次的东西。要理解这一点,必须从韩国文化和流行思想的角度来看。文化和思想的维度深入到社会和政治的方方面面,相互交织,形成了一个复杂而折叠的韩国。我们可以从不同层次的“千层面”来看韩国的问题。千层蛋糕的最上层是美国,美国实际上拥有韩国的“主权”,给韩国的“独立”和“自主”思想套上了难以逃脱的枷锁。这种枷锁就像“孙悟空的魔咒”一样,深深地禁锢着韩国,压抑着它的民族精神。民族文化和人民精神是基础,就像树木的土壤。思想受到束缚的韩国,也深受其文化的束缚。比如在民众信仰方面,韩国超过一半的人口分别信仰基督教、佛教和儒教。除了这三种宗教外,其余的还有巫术、道教和犹太教等。甚至还有人信仰印度教,一种与任何事都无关的宗教。这种信仰上的混乱,正是因为韩国“没有”主权,导致人们精神上的混乱。因为韩国不是一个完全“独立”的国家,没有自主选择的余地。没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,文化独立的“力量”自然也就丧失了。并且,从数据上看,确实是这种现象。2016年,韩国约一半人口信仰宗教,其中新教占19%,佛教占15%,天主教占7.9%。这种一半人信教的情况,对于韩国这样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来说,是非常奇怪的。因为儒家“敬鬼神而远之”,不提倡宗教。为什么韩国普通人会主动选择,在心理上限制自己?答案是:符合韩国人的普遍心理!众所周知,人要被认可,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得到心理上的认可。韩国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手里失去了“自治权”,所以如果没有办法反对,就只能整合。所以融入美国最好的办法就是信仰基督教,美国人也是信仰基督教的。这里有些人可能认为信仰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。就算韩国人主动信基督教,真的能信吗?这个问题很肤浅。作为一个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成员,如果我让你在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信仰宗教,你能做到吗?反正我可以一秒“信”教。同样,对于一直有儒家传统的韩国人来说,这种改变也是必须的,必要的。传统上,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——耶稣,上帝派到人间的儿子。在韩国“民族起源”的神话中,古代的天帝把儿子熊欢送到人间,生下了谭俊王建,创造了朝鲜民族。两种观点基本一致,所以从传统的角度来看,韩国人很容易认同基督教。此外,基督教中“祈祷”的仪式与巫教类似,所以韩国人学习祈祷并不难。也正因为如此,韩国信仰基督教成为东亚的一大特色,韩国也被称为东方的以色列。许多韩国总统也信仰基督教。那么,信基督教和信儒家有冲突吗?两者并不冲突,但韩国人信基督教有很多好处。自明朝灭亡后,朝鲜一直自称“小中国”,朝鲜人民主动使用“崇祯”这一名称长达300多年。 即使到了近代,西方打开清朝和日本的大门,也没有打开朝鲜的大门。所以韩国的儒家思想还是很深的。韩国人信仰基督教是从韩国进入改革后开始的。当时需要新的思想来帮助韩国人接受“民主”和“自由”的思想。由此,韩国政府借助基督教意识形态成功动员了韩国民众,将韩国从落后的农业国推向了发达国家。所以韩国人把韩国进入发达国家归功于基督教耶稣,而不是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。其次,韩国人不仅把基督教作为进入发达国家的思想武器,还把基督教作为工具,作为韩美走近的“媒介”。因为海南新闻,韩国作为一个小国,一直有一个“大事”的策略,说白了就是抱大腿。中国强大的时候,朝鲜紧紧抱着中国的大腿;美国强大的时候,韩国也紧紧抓住不放,给很多小国解释小国的“生存之道”是什么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中国强大的时候,周边小国中,只有朝鲜是“内迷”,因为它真正拥抱的是“儒家”,真正拥抱的是中国文化圈!儒家重视的礼仪和基督教重视的救赎互为表里。基督教宣传的罪恶感是韩国人的外在,儒家重视的羞耻心成为韩国人的内在。儒家文化作为里子,在教育、等级制度、男尊女卑、道德礼仪等方面深入韩国民众心中,是韩国民族文化的底色。同时两者互为表里,也孕育了韩国人特有的民族性!即“铝锅”根。简单来说,这个“铝锅”的根源在于,虽然每个韩国人的性格不同,但大多数韩国人都像“铝锅”。点火热了,火就凉了。按照韩国学者自己的说法,韩国人心目中没有“中间”的概念,只有黑与白,好与坏。这种民族性格的形成,与韩国苦寒的地理、历史上被“沦陷”、被日本侵略殖民、被外国分裂、被独裁统治、被财阀垄断等一系列“极其苦涩”的民族经历和暴虐的民族感情有关。这一系列被压抑的心理最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“恨”文化(包括对美国的隐性“恨”)。这种仇恨文化让韩国人在外交事务上有十足的战斗力。比如在输油管道上,韩国网民的战斗力最强。在美国洛杉矶,在“黑人对抗亚裔群体”的事件中,只有韩国人敢拿起枪和黑人硬拼。韩国儒家文化的演变赋予了仇恨一词在韩国语境中的特殊含义。仇恨在韩语中是一种极度悲伤的状态,是一种悲哀的无力控诉。这种“恨”,在韩国的精英中最为常见。当韩国精英们的“恨”精神,进入到社会实践中时,就形成了我们看到的:韩国人对政府公平、公正的极致要求,容不得半点瑕疵。但这种“恨”遇到美国时,又是畸形的,比如美国移民中,韩国移民的人数是仅次于中国的;韩国人跑到中东去办教堂传教,结果被炸死;韩国在美国的教堂,比当地人祷告的时间都长。如今的韩国看上去有很多选择,其实他们并没有选择。社会上层人士崇尚西方电影、艺术;财阀被美国掌控;被迫进口美国有质量问题的牛肉;向美国交天价的保护费等等。然而,虽然韩国人追随着西方文化,在骨子里有推崇着男尊女卑的儒学思想,比如娱乐圈物化女性,韩国财阀使用家族制来控制企业,就连信天主教的总统,卢武铉都跳楼自杀了(基督教可是最不提倡自杀的,自杀要下地狱)。所以,大部分韩国人在精神上走向西方的同时,在文化上却“奇异”地留在了儒家文化土壤中。最后,韩国的现状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,它的身体深深地受西方资本的绑架,主权也受到美国的禁锢,韩国民众虽然有一百多年的屈辱历史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纵然民众再苛求政治清明,政客再力行改革,也改变不了韩国的现状。最终,只能在文化的割裂中,感受到挥之不去的阴霾和伤痛。对此,你有什么看法,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!谢谢!